你當前的位置:首頁>綜合專題欄目>穩增長保就業 支持民企在行動>企業參考

景柱:只有科學抗疫 才能復工復產

發布日期:2020-03-23            信息來源:海南省工商聯            【打印】       分享到: 


  2020年3月18日,為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統籌推進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工作部署會議上的講話精神,全國工商聯以在線直播方式舉辦了第23期德勝門大講堂。此次活動以“統籌推進疫情防控和企業復工復產”為主題,中國并購公會黨委副書記、監事長,海南省工商聯主席,海馬集團董事長景柱等5位嘉賓結合當前國際國內疫情實際,從企業發展、商會作用、經濟形勢分析、工商聯貢獻等多個角度做了精彩發言。以下為景柱先生發言錄音整理。

只有科學抗疫 才能復工復產

  瘟疫和經濟是對立關系,不是并列關系。2003 年非典期間“兩 手抓”,一手抓防非典效果非常好,另一手抓經濟發展效果并不理想。因為封城封路的代價很大,對經濟生態的破壞性也很大,而復工復產 的核心就是恢復經濟生態。所以,抗疫的同時,復工復產是一件很不 容易的事情。只有科學抗疫,才能復工復產;只有抗疫全面勝利,經 濟才能慢慢恢復。

  一、防控第二只“黑天鵝”

  關于復工復產和恢復經濟,我覺得目前要重點防控第二只“黑天 鵝”。史可明鑒,1911 年的東北鼠疫就是兩只“黑天鵝”造成的。第 一只叫飛沫傳染,那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知道飛沫能傳染。疫情剛得 到控制,第二只“黑天鵝”突然來了,尸體也傳染,又出現大量的死 亡,前后死了 6 萬多人。1911 年的東北鼠疫和這次新冠肺炎有很多 相似之處。

  第一個相似之處是集中爆發。新冠肺炎在武漢,而東北鼠疫是在 哈爾濱,但是哈爾濱鼠疫大爆發那年,武漢也沒閑著,發生了武昌起 義。所以英雄武漢是有歷史的。

  第二個相似之處是瘟疫大爆發時間都在春節前后。

  第三個相似之處是一開始都爭論是否人傳人?那一次主要是梅 斯尼和伍連德的爭論。梅斯尼是法國專家,是朝廷派的專家組組長; 伍連德是馬來西亞華僑,是朝廷派的總醫官。梅斯尼認為是老鼠和跳 蚤傳播,要求到處抓老鼠。而伍連德研究后認定為肺鼠疫,飛沫傳染, 會人傳人。

  第四個相似之處是關鍵時期都封城封路。

  第五個相似之處是都用了方艙隔離。伍連德當時方艙隔離用的是火車廂。今天我們中國經濟強大了,做了很多方艙醫院,包括東升大 哥捐的醫院。

  第六個相似之處是東北鼠疫是 3 月 1 日好轉,4 月底基本收兵了。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也是 3 月初好轉,現在看國際疫情形勢,我們可能 在 4 月底才能收兵。

  第二個案例是 1942 年的河南大饑荒,馮小剛老師據此拍了電影 《1942》。那次災荒其實也是兩只“黑天鵝”造成的。很多史書記載 說,1942 年河南是淪陷區,兵匪與日本侵略者造成了糧食危機,也 有說是政府救濟不利,當然會有這兩個原因的。還有說法是花園口大 決堤造成的,其實花園口大決堤是 1938 年 6 月 9 日,而且災區主要 在豫東。1940 年、1941 年都沒有餓死人,但 1942 年突然出現了兩只 “黑天鵝”。第一只是春天大旱,夏糧絕收。本來日子還可以將就過, 但是秋季突然又飛來一只“黑天鵝”——蝗災,所以餓死了幾百萬人, 主要是在 1942 年秋冬和 1943 年春天餓死的。

  1959 年信陽餓死人事件,也是兩只“黑天鵝”,不過是人為的。因為大躍進,上交的公糧多,給老百姓留的口糧太少。災荒發生時, 當地官員一是封鎖這個消息,二是封鎖災民,所以餓死了很多人。

  這次疫情之后的經濟恢復,我覺得要重點防止第二只“黑天鵝”, 因為第一只“黑天鵝”已經來了。第二只“黑天鵝”有可能是信用危 機引起的金融危機。一旦內需不足或者預期降低,就會出現大量的債 務危機,債務危機會引發銀行的破產,如果大放水救市,就會帶來大 滯脹,嚴重的滯脹會引發社會動蕩。

  二、擴大內需、穩定預期

  所以說,當前擴大內需,穩定預期特別重要。為什么要擴大內需、 穩定預期呢?因為當前中國經濟需要休養生息,固本培元,要特別注 意六個方面:

  第一,要穩定基本面和基本預期。比如說大學生就業,比如說退伍軍人的安置,比如說下崗員工的再就業,特別是糧食安全。中國自 古就有“豬糧安天下”的說法,這個很有道理。現在豬已經少了,糧 食不能不足,這一點黨中央看得是比較透徹的,措施也是比較得當的。

  第二,要穩就業的核心是穩定就業主體和市場主體。因為對于普 通老百姓來說,他們的預期就是有工作、有飯吃、能夠把房貸還上, 這就是普通老百姓的預期。

  第三,要精準減免就業型企業的稅費負擔和用工成本。哪些是就 業型企業呢?是制造業,是民營企業,是中小企業。當然,這些產業 要符合國家產業導向,污染企業、違法企業那就不要減免了。

  第四,要用穩定房價的辦法,穩定中產階級預期。一個社會的穩 定,中產階級起很大作用,這幾年改革開放中國產生了很多中產階級, 要珍惜他們。但是這兩年,中產階級的現金流、存款也消耗得差不多 了,但手中都有幾套房,自己的生活質量還挺高。要維持當前的生活 質量,如果經濟預期再走低,他們就會賣房。如果大家都賣房,市場 就會塌方,也有可能引發金融危機。

  第五,不搞“大放水”。因為我們外匯很多,以前出口也比較多, 怕吃虧且有利于出口,美國“放水”時我們跟著放,現在已經吃苦頭 了。昨天美國又“放水”了,我覺得這次千萬別跟著放,因為這次“放 水”會帶來嚴重的通脹,同時中國現在出口也不是很多。

  第六,糾正“一刀切”。當前豬肉的問題就是“一刀切”造成的。農民養豬本來是一種自然經濟,經濟學有一個豬崽理論,叫“今年賣 豬難,明年買豬難”,它是一種自然經濟規律。各地搞新農村建設, 農村不讓散養豬了,違背自然經濟規律,那就是違背常識,得不償失。還比如說揚塵治理,目前地方政府的揚塵治理辦法,第一是不合法, 打一個電話就能讓企業停工;第二這種停工帶來了很多經濟后遺癥, 停工期間企業得付銀行利息吧,延期竣工會引發很多社會糾紛,同時 項目不按時竣工,政府還要罰款;第三這種揚塵治理辦法,對于官帽子的導向也是一種錯誤,揚塵跟官帽子有關系,造成這么多后遺癥, 卻沒人負責了。環保“一刀切”對 GDP 的影響,我感覺起碼是 0.1%。

  三、關于如何看待疫情給民營經濟發展帶來的挑戰和機遇

  這個題目比較大,我只能宏觀回答。

  第一是世界觀的問題,大才必為國用,家富必靠國運。所以我們還是要踐行國家戰略,勇擔社會責任。國家不好了,民營企業一定是 不好的。

  第二是價值觀的問題,我們民營企業是做大呢?還是做好呢?是 走快呢?還是走遠呢?從這次來看,做大的和走快的,麻煩也不小。

  第三是方法論的問題,就是民營企業永遠要變革、創新、打造核 心競爭力,特別要重視傳承的問題。因為國有企業的傳承是在全國選 秀,民營企業的傳承是在全家選秀。和國有企業相比,民營企業的傳 承本身就有弱勢,民營企業最終的困難是傳承的困難。

  第四是底線意識,以前我經常提“五不經營”——不行賄,不偷 稅,不欠薪,不侵權,不搞假冒偽劣,現在還要加兩個,變成“七不 經營”。第六是不質押核心資產,因為老本丟了,機會就沒了;老窩 賣了,老婆孩子可能流浪街頭了。第七是不惡化現金流經營。企業不 怕虧,就怕不流水;一吊錢難倒英雄漢,一盆水渴死千里馬。

  把握這些經營哲學,我想只要國家有機會,我們就有機會。而且 我堅信,中國是有機會的,民營企業家也是有機會的,關鍵在于我們 能不能堅持“創新、實干、堅忍、擔當”的民營企業家精神。

  新聞鏈接:
中国福利彩票天津时时彩开奖结果